受虐女孩勇敢談家暴,菜刀皮帶都曾是凶器

小凌出生在一個極度重男輕女的家庭,從小就被情緒障礙的爸爸家暴,小凌說:「我爸會抓我的頭去撞牆,或者拿皮帶的金屬頭打我,所以我總是穿長袖來遮掩身上的傷。」小凌國中時,爸媽陸續被裁員,媽媽因壓力過大精神失常,竟開始虐待她,手段之殘酷,連記者聽了都不忍…

小凌說:「我曾經好幾次被老師帶去醫院擦藥,但我都騙說,身上的傷是自己弄的…因為我不希望我的家破碎。」直到高一那年,又一次嚴重的家暴,小凌當時打工的店長主動通報,於是社工把她安置到寄養家庭-張靜純女士的家。

小凌今年27歲,國立大學畢業、清秀聰慧的她,其實從小是個被爸媽家暴的受虐兒。圖片來源:壹週刊

去到寄養家庭最初幾個月,小凌完全沈默,她對人失去信任,不知道自己在那陌生的環境會遭遇什麼樣的對待。要打開小凌的心房,談何容易? 小凌回憶說:「第一個禮拜,張靜純媽媽每餐都煮八道菜,我以為這是他們家的習慣,但慢慢的,菜減少了,可是每餐至少有兩道是我愛吃的菜,我才發現,張靜純媽媽用觀察的方式,找出我愛吃的食物。她知道我不想說話,就給我空間,默默在一旁關心我、照顧我的起居。」

寄養媽媽張靜純收留了小凌3年,她猶記得初見小凌時,這孩子是多麼驚恐無助。 圖片來源:壹週刊

小凌說:「我曾經好幾次被老師帶去醫院擦藥,但我都騙說,身上的傷是自己弄的…因為我不希望我的家破碎。」直到高一那年,又一次嚴重的家暴,小凌當時打工的店長主動通報,於是社工把她安置到寄養家庭-張靜純女士的家。

去到寄養家庭最初幾個月,小凌完全沈默,她對人失去信任,不知道自己在那陌生的環境會遭遇什麼樣的對待。要打開小凌的心房,談何容易? 小凌回憶說:「第一個禮拜,張靜純媽媽每餐都煮八道菜,我以為這是他們家的習慣,但慢慢的,菜減少了,可是每餐至少有兩道是我愛吃的菜,我才發現,張靜純媽媽用觀察的方式,找出我愛吃的食物。她知道我不想說話,就給我空間,默默在一旁關心我、照顧我的起居。」

張靜純女士有2個親生孩子,親生孩子吃什麼玩什麼、該盡什麼本份做什麼家事,小凌也一樣,完全沒有差別待遇。小凌說:「有天我跟張靜純媽媽出去,別人問起我是誰?她摟著我就說『當然是我女兒!』,那一刻我很感動,覺得自己不是外來者,而被當作這個家的一份子。」

張靜純(右)慢慢打開小凌(左)的心房,引導小凌學會愛自己,也學著愛別人。圖片來源:壹週刊

小凌曾經有非常嚴重的人際障礙,小凌說:「張靜純媽媽教我,不能一昧的討好別人,要先學會愛自己,她一步一步教我怎麼認同自己,怎麼跟人建立關係。我今天能學會愛自己,學著愛別人,都是她帶給我的。」

小凌很上進,儘管原生家庭的傷害不斷拉扯她,但她非常努力考上了國立大學,畢業後在政府機構上班。她說自己從小就愛讀書,但若不是遇到張靜純媽媽,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會流落何方…。基於這份感激,小凌鼓起勇氣公開訴說自己的故事,她和張靜純媽媽的動人專訪,都收錄在影片中。

文章來源:壹週刊

成為寄養家庭:打開家門 讓愛住進來